当前位置:苞苴竿牍科技中国老字号品牌全聚德 吃老本 难转型 面临危机
中国老字号品牌全聚德 吃老本 难转型 面临危机
2022-05-08

中国老字号品牌正面临生存危机,以最具知名的全聚德烤鸭来说,它的业绩大幅下滑,曾几何时的“烤鸭之王”如今已一去不复返。全聚德的问题在于:大树底下好乘凉,凭借前人建立起的品牌,肆意挥霍,不断考验著用户的品牌忠诚度,而最终一点一滴流失了用户。

到过北京的游客都会听到“不到长城非好汉,不吃烤鸭真遗憾”!而这个烤鸭的代名词长久以来多半指的是全聚德。但近几年来,全聚德的表现始终不佳,最近公布的2018年财报,全年营收17.76亿元,净利润8千8百多万元人民币,比前一年下滑34.81%,创下上市12年以来的最大跌幅!

2007年,全聚德是首家A股上市的餐饮老字号,当天开盘价为36.81元人民币,但自2017年起,其股价一路走跌,今天收盘价12.98元,远落后近年大盘表现。 半个多世纪以前,全聚德是重要的“准外交”场所,当时一般人民,不论找工作或宴请,全聚德都是首选。

但自全聚德上市后,规模增长缓慢,业绩乏善可陈,导致全聚德的股价跌跌不休,一些大股东、老股东纷纷减持认赔杀出。

报导称,1930年升任掌柜的李子明,带领全聚德三年内成为京师第一烤鸭店,当时他说了九个字名言:“鸭要好,人要能,话要甜”,如今这九个字的老生意经虽仍挂在全聚德的展览馆里,但实况早已丢失。

1.哪来的底气收服务费?

“话要甜”可以视为服务,但打开大众点评,全聚德的各大分店,在口味、环境、服务三项评分中,服务基本是最低分。被网友吐槽最狠的,这么差的服务还要加10%的服务费,哪来的规矩?全聚德官方对差评,要么不回复,或回复基本是复制黏贴。

2.止不住的人才流失

企业离不开人才,所以“人要能”,尴尬的是,全聚德似乎正变成一个烤鸭厨师的培训学校,因为培训出来的厨师很快就会被其他烤鸭店以高薪请走。

3.陷入试吃困境!

全聚德的“鸭要好”被放在第一位,这是全聚德崛起的关键。如今,沦落到试吃困境—试吃一次就不再来第二次。餐厅开拓回头客才是长久之计。但全聚德的鸭性价比(CP值)不行了,没有过去的优势,加盟店的扩张,也加大管理的难度。

最后,和同行比。比格调(高大上、气派档次),就算是全聚德前门店,也不如大董、全鸭季、长安壹号;比价格,它不如便宜坊、九花山、大鸭梨等;比网红,不如胡同里的利群,故宫旁的四季民福,以及北京气息浓郁的四世同堂。全聚德只剩下响亮的品牌,但只靠品牌,很难形成护城河。

文章称,转型升级,不仅全聚德,是所有老字号大小都要面对的难题。天津狗不理、西安饭庄、广州酒家等老字号有的连连亏损,有的甚至只剩品牌没有产品了,但不转型,就是在等死。

报导最后以北京故宫的成功转型做建议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最近说,“国家文物局长一再嘱咐我,不要说你们文创产品卖了多少钱,因为别的博物馆压力太大。我们只能说,前年我们文创产业有15亿人民币营业额”。

单霁翔上任初把故宫逛了个遍,5个月磨坏20多双鞋。单霁翔进行了一场“管理革命”—以方便观众为中心的管理。

2015年9月,故宫推出石渠宝笈特展,展览最后一天,仍有无数观众想看一眼《清明上河图》,临近闭馆还不离开。单霁翔很感动,说保证最后一个观众看完再闭馆,结果一直加班到凌晨3点45分。这期间,有人渴了,他送茶水,饿了,送方便面。

老字号的转型成功前提是,需要保持在Day1状态,对事业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。而不是大树底下好乘凉,凭借前人建立起的品牌,肆意挥霍,不断考验著用户的品牌忠诚度。

在产品忠诚度面前,品牌忠诚度就是个笑话,否则任何品牌都该永垂不朽了。

强如故宫,也不得不在互联网时代及时转型,让自己变得年轻。而不转型,或转型失败的老字号,只会更加衰老,更加迟钝。

文章说,全聚德的生意,就是这样一点点失去的—不是其他烤鸭店抢了它的风头,只不过它“老”了,对时代不再敏锐,也远离了用户。

就像7-11创始人铃木敏文说的,“你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,而是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”。

北京故宫近年转型成功,游客在今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在故宫的“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”上游玩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苞苴竿牍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